唯彩看球×

案例展示CASE

+-
阳台裸身姐妹续:照片非摆拍 政府已关注(图)时间:2021-07-20 18:05

  两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在堆满垃圾的阳台上嬉闹攀爬,让人看了心酸,已引起当地政府关注

  近日,一则网帖引发网友关注,两名年约10岁的女孩在8楼阳台上裸体嬉戏玩耍,阳台上堆满了垃圾,环境十分恶劣。两个小女孩,牵动着千万网友的心。

  “该栋居民楼共有八层,两名小女孩所处的位置在顶楼。”从照片可以清楚看到,阳台上堆放的废旧物品已远远高出阳台护栏,而两个小女孩则裸身在废品上攀爬嬉闹,“真担心一方失手,另一方因惯性失控掉下楼来。”

  昨晚7时许,记者赶到襄樊市樊城区丹江路社区红星院4栋8楼63号,见到了“阳台上的裸身女孩”一家人。

  网上热传图片上的两名“裸身女孩”分别叫李梦和李萍。李梦11岁,李萍9岁,都在樊城区红光小学读书,分别上四年级和三年级。两个孩子的父亲叫李家清,40岁,下岗职工,靠捡垃圾为生。母亲刘来香,39岁,因生孩子时留下后遗症(俗称“月子病”),长期卧病在床。

  李家清说,他是襄樊本地人。以前住在鹿角门一带,10多年前搬到这里来。2003年下岗后开始靠捡垃圾为生。爱人刘来香没有工作,身体也不好,全家就靠他捡垃圾生活。

  “看得胆战心惊的”、“太危险了,可怜的孩子”、“无论是穷是富,家长要注意孩子的安全啊”……该帖很快被转至各大论坛,成为焦点。8月1日中午,“泡鱼儿”和几位网友相约一起,到女孩家里实地查看,并将了解到的情况和照片发布到网上。

  帖子发布后的第二天,“泡鱼儿”与襄樊市几名网友,一同对女孩的家进行了家访。虽然事前可以估计这一家人的环境窘迫,但实际看到的情景还是让网友有些吃惊:饼干是捡来的过期食品,地上堆放的白菜是从菜场捡来的,碗里的剩菜黑糊糊的,整个房子除了客厅能站下人,其他房间堆放的全是废品,散发着刺鼻的味道。

  当地网友在行动,外地的网友也想尽一份爱心,他们提出公布女孩的地址和联系方式,便于大家捐款。不过发帖网友表示,“暂不接受捐款。”因为两个小孩子一个上四年级,一个上三年级,由于现在是暑假,他们打算等到小孩上学了到其学校了解情况以后,再决定是否倡议各位爱心网友捐助。

  8月2日14时许,记者致电襄樊市樊城区区政府求证此事。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:“咱们还不知道这件事情,如果确定了这件事确实发生在樊城,网友的说法属实的话。我们一定会采取行动予以关注。”

  两个女孩是谁,为什么这么大还不穿衣服?还有网友对帖子叙述的事件持怀疑态度。昨日,晨报记者和女孩的父亲、邻居、发帖者做了一番对话。

  李家清:我们家虽然穷,也没有穷到孩子没有衣服穿。只是前几天天气热,两个孩子嫌热在家里裸身跑,大人也没精力管,哪晓得被人拍照传到网上。我以后会多管管孩子,尽力做个称职的父亲。

  邻居崔贵生:李家清好逸恶劳,又不会管家持家,才使得家里这么穷,孩子裸身乱跑。

  问:有网友调查说你“又拿低保,又享受国家住房补助,还有房产出租,收入不算少”,是这样吗?

  李家清:我每月有380元低保,不过老婆孩子没有。我们住的是房管局的直管房,国家每月补贴240元房租,不过这笔钱是算在租金里,拿不到现钱。扣除国家补贴外,我每个月还要交110元房租。这几天网上传我家的事情后,居委会已表示110元的房租也不用交了。

  我以前住在鹿角门,也是房管局的房子,后来那里拆迁,就搬到这里来了,没有任何房产。我每个月捡垃圾就只有三四百元钱收入。

  社区曾介绍过保安的工作给我,我确实没去,因为我腿不好(小儿麻痹症后遗症),干不了。

  丹江路社区居委会委员王秀蓉:李家清比较懒,居委会介绍他去做保安看大门,一个月500多元钱,一天12个小时,他嫌工作时间长不去。他又抽烟又喝酒,家里有点小钱都被他败了。他的烟从2元一包到5元一包越抽越好,自然家里就没有积蓄了。

  发帖者“泡鱼儿”:最早发现这个阳台上出现裸身女孩的是我的一个朋友。30号中午女孩再次裸体出现时,他赶紧到现场抓拍了照片,随后发到自己的博客和人民网上。

  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裸身女孩的悲惨遭遇都不会说出猎奇、策划之类的词来。我只是希望能尽一份爱心来帮助这两个可怜的小女孩。